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qch61的博客

欢迎来看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笑不笑——你说了算《二》  

2011-05-20 11:21:35|  分类: 笑不笑你说了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摘自冯梦龙《古今笑史》

[阴沟之物]
      王黼为北宋末年大臣,他的住宅与一个寺庙紧靠。有个和尚,每日把从王黼家的阴沟中流出的米粒捞出,洗净晒干。
  过了几年,不觉已积成一囤。
  靖康二年,金兵攻破北宋都城汴梁(今开封),王黼家妻儿断食将饿死。那和尚便用所囤积的米送入王家,王黼家老幼吃得很香,连连称谢,哪知这正是他家的阴沟之物。

[风流学士]
  解缙去探访驸马,恰巧驸马不在家。公主久闻解学士大名,想一睹风采,便隔帘叫人留解缙用茶。
  解缙索笔题诗道:“锦衣公子未还家,红粉佳人叫赐茶。
  内院深沉人不见,隔帘闲却一团花。”
  公主大怒,奏报父亲明成祖朱棣。父笑道:“此等风流学士,见他怪做什么?”

[杀父乃可]
  司马昭拜阮籍为东平国的国相。阮籍乘驴到东平,把府舍内的屏障全部去掉,使内外相望。政治上倾听意见,不殉私舞弊,不多时东平风气大好。
  司马昭又拜阮籍为大将军从事中郎。有司上报说,有人杀母亲,阮籍说:“嘻!杀父嘛还可以,怎可以杀母呢!”
  旁边的人怪阮籍失言,阮籍说:“禽兽只知母而不知父。
  杀父如同禽兽,杀母禽兽不如!”大家这才点头称是。
[刺史榨油]
  筒州刺史安重霸,贪财无厌。
  有个卖油郎姓邓,会下棋。安重霸便召他来对局,但又不许卖油郎坐着与他下,每下完一子,总要让卖油郎退至墙角等候他下,说:“待我算好棋路,你再上来看。”一天也下不了几个子,卖油郎久立,饥饿、疲倦不堪。次日又召他去下棋。
  熟知安重霸贪财的人对卖油郎说:“这是等着你向他送礼啊,他并不会下棋,你这样站着不如献礼求退!”
  卖油郎照做,果然安重霸不再召他下棋了。

[鱼弘四尽]
  南朝梁人鱼弘,性极侈靡,侍妾百余人,车马服玩,皆为一时之首。他历任南樵、盱眙、竞陵、永宁、新兴诸郡太守,曾聒不知耻地对人说:“我做郡守有一特色,即皆为四尽:
  水中鱼鳖尽,山中麋鹿尽,田中米谷尽,村里百姓尽。”
[不肯洗脚]
  南北朝时梁朝将领阴子春身穿污垢的服装,数年也不洗一次脚,说:“洗脚会洗去财物、败坏事情。”妻子痛恨他的恶习,反复劝他洗脚。某日,阴子春总算同意洗了一次脚。
  但不久后,即有梁州之败,阴子春大恨妻子,说这是洗脚所造成的。此后,便终身不再洗脚。

[无人相随]
  名画家沈周作《五写行春图》送与某太守,太守看后很不满意,说:“难道我出行只一人,就无人相随吗?”
  沈周知道后,便别画一张有随从的相送,告诉太守说:
  “无奈绢短,只画仪仗前导三对。”
  太守笑着说:“三对马马虎虎也可以了。”
[服诗念佛]
  唐代诗人张籍崇拜杜甫诗才。某日,他取过杜甫诗作,焚作灰烬,拌人膏蜜之中吃了下去,自祷说:“令我肝肠从此改换吧!”
  又有人叫李洞,羡慕贾岛诗句,便铸了个贾岛铜像,像神一样对待它,还每日里念“贾岛佛。”
[囊中包泪]
  许应逵作东平郡守时,很有清正廉明的赞誉,但为同事所中伤。某年,上司偏听馋言,给许定罪,把他调离东平。
  百姓送行时哭泣不绝,许应逵晚上到旅舍,对仆从说:
  “我在东平一无所有,只不过落得百姓几滴眼泪罢了!”
  仆从叹道:“您囊中没有分文,如今也可将这眼泪包去权作礼物送亲友啦!”

[万里刚到]
  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做监司(监察州县的地方长官)时,巡视到一郡。太守设宴讨好,并派歌妓到场酬应,歌妓唱《贺新郎》助酒,当唱到:“万里云帆何时到”处,杨万里触动敏感神经,急忙答道:“万里刚到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